年前大火的联盟链 现在发展得怎么样了?,实战讲解

《年前大火的联盟链 现在发展得怎么样了?,实战讲解》

作者 | Joyce

区块链技术成为国家战略技术后,联盟链因监管友好等特点成为越来越多的各行各业拥抱区块链的首选类型。2020 年将是“区块链落地之年”似乎已成业内共识,联盟链现在也已经在分布式协作、身份认证、记账和存证等方面有了相关实践案例,解决了一些具体业务问题。

然而,在去年底企业和政策加大投入之后,如今联盟链发展的现状怎样?企业该如何建立或进入一条联盟链?联盟链行业现在是否有统一标准了?联盟链如何拥抱监管?这些都是大家关心的现实问题。为此,InfoQ 专访了微众银行区块链首席架构师张开翔,他为我们详细介绍了目前联盟链的实际运行情况。

联盟链发展现状

公链的发展始于 2009 年,而联盟链大约是在 2015 年才开始发展。联盟链发展至今,涌现了很多底层技术平台,但其实每个平台对区块链的理解不同,从而使得各个平台在技术、社区等发展上也各有不同。微众银行在 2015 年开始布局联盟链,之后联合金链盟开源工作组共同开源联盟链底层平台 FISCO BCOS,并与合作伙伴共建联盟链开源生态圈,吸引了一万多名开发者和超 500 家企业和机构。微众银行在联盟链上的布局与发展,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出行业目前的状态。

微众银行在联盟链领域的布局主要分为技术研发和落地应用。

技术研发方面,微众银行参与研发开源的联盟链底层平台 FISCO BCOS 在 2019 年,单链运行已接近 3 万 TPS,性能问题基本解决。张开翔表示,现在一个联盟链如果有 50 个节点、30 家机构的话,已经算是全球比较大的联盟链了。由于现在网络可以支撑的节点数量有限,联盟链要做到节点数量达到百、千量级就必须解决规模化问题。

落地应用方面,金链盟是由微众银行、深圳市金融科技协会、深证通、腾讯等多家企业、机构在 2016 年发起的一个非盈利组织联盟,目标是共同探讨区块链技术并推动其落地应用,目前金链盟已有 110 多家成员单位。FISCO BCOS 是由金链盟开源工作组研发并对外开源,已通过工信部信通院可信区块链功能与性能评测。2019 年,FISCO BCOS 大幅提升了整体软件系统的易用性、安全性、可靠性,目前基于 FISCO BCOS 底层平台,在生产环境内落地运行的应用有 60 多个。

《年前大火的联盟链 现在发展得怎么样了?,实战讲解》

基于 FISCO BCOS 的应用,来源:微众银行

总的来看,2019 年,微众银行的区块链业务主要围绕技术突破和社区建设进行。未来,微众银行将主要解决一些技术核心特性问题,包括共识优化、提升系统规模化和性能、扩大数据容量等。同时,跨链和隐私保护将会是微众银行区块链业务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

张开翔透露,目前业界对这两方面存在很大的需求。很多商业场景没有隐私保护的话很难进行,而不同场景进行到一定程度便会面临互通的需求。比如一条链负责存证,另一条链负责交易,发展到一定程度,商业交易需要做存证,这时两条链就需要打通,还要能保证隐私边界。

微众银行的跨链协作开源平台 WeCross 已经围绕司法跨域仲裁、物联网跨平台联动、数字资产交换等具体应用场景提出了针对性解决方案。而隐私保护方案 WeDPR 也已将隐匿支付、匿名投票、匿名竞拍和选择性披露作为首批应用落地场景,提供了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实体企业对联盟链更有需求

微众银行基于 FISCO BCOS 的“机构间对账平台”已经累计“零出错”完成超 8000 万笔交易,司法存证平台联合合作伙伴存证量达 10 亿,网贷机构良性退出投票平台表决待收本金达 214 亿。

张开翔介绍道,目前已有不少企业与微众银行以多种方式建立联系,业务范围涵盖了供应链、零售、汽车等各个行业,这些企业大概可以分为实体行业运营和提供基础软件服务企业两类。

实体企业引入区块链目的就是解决具体业务中的痛点。比如有些版权公司虽然已经做的非常不错了,但他们还需要利用区块链解决版权里的存证、记账等具体业务问题。还有一些很大的农场创新求变,利用区块链来管理和追溯庞大的数据。“区块链应该更多地跟实体来合作。”张开翔表示。

而提供基础软件服务的厂商,已拥有了很强的实施能力,他们已经在用一些成熟的商业方案服务自己的客户,这些客户可能来自银行、政府或能源等行业。区块链技术受到关注之后,这些服务商需要积累区块链领域的技术储备,为他们的客户建设区块链系统。其中典型的就是云厂商,他们既提供云服务,也为有分布式协作需求的客户提供区块链解决方案。

这些企业在应用联盟链技术的同时,也会向微众银行做技术或体验上的反馈。企业们会主动探讨怎样用区块链更好的服务其所在的行业和客户。“从跟大家探讨过程中,我也了解到很多其他像农业、版权、政务和医疗等行业的基本逻辑,根据这些行业需求和内在规律,我们会反思自己的系统是不是可以做些优化、是不是可以多提供一些工具和案例等等,这个过程中大家都有所收获。“张开翔说道。

联盟链帮助企业运营主要体现在“三升两降”:即提升效率、提升体验、提升规模,降低成本、降低风险。这也是微众银行用来评估一条链能效高低的标准。

企业选择联盟链通常是想解决自己垂直业务某一场景的痛点。每个业务场景都有自己的行业特点、发展规律和商业模型,同属一个业务生态的企业可能就会选择建立联盟链。那么联盟链如何从无到有呢?

参与建设联盟链的企业需要先在线下协商(会面、电话等)确认业务范围、业务流程、分享数据、是否合规、是否侵害互相利益和用户利益等等很多的细节问题,这些都达成共识后才在链上组建联盟链,部署智能合约去实现其中的业务逻辑。

“智能合约的开发部署是联盟链机构的工作,大部分的场景由业务相关的机构自行运作,微众银行并不会直接参与,主要是在开源技术生态层面做一些贡献。”张开翔表示。对于有技术能力的企业,可以自己去实现商定的业务逻辑,或者从云厂商那里获取相应的解决方案再进行二次开发和运营。对于缺乏技术能力的企业,可以依托社区生态里的集成商技术服务机构来共同构建。

值得一提的是区块链与云的结合,这是获取资源很灵活方便的一种方式。现在越来越多的云开始支持区块链,并集成了很多区块链相应的应用解决方案,需要用区块链的机构可以接到云来支持自己的业务方案。

对于最重要且敏感的数据问题,在保护用户隐私前提下,联盟链企业内部公共使用的数据必须是脱敏或加密的。比如对账业务中,机构间共享的是像账目流水等业务层面的数据,而用户姓名、手机号、身份证等个人信息肯定不会共享。

联盟链企业实行实名制,所以每个要加入联盟链的机构,需要用诸如工商部门颁发的证书、CA 机构颁发的数字证书等权威认证方式来证明自己。认证之后,联盟会分配链的数字证书,该数字证书可以认证人、节点系统等。经过认证之后,链上其他企业才会允许这个机构或者节点进入,与大家通信、获取数据等等。

联盟链标准的制定

具备底层能力的企业,在过往几年里建立了多个联盟链平台,而行业组建的联盟链案例也越来越多,会不会反而形成技术和应用孤岛?看到这一问题,更多的行业人士呼吁要建立统一的标准。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区块链课题组近日也发表文章指出,要标准先行,引导区块链产业规范有序发展。标准制定也是国家在区块链领域话语权的体现。

实际上,标准是一个很庞大的体系。比如 ISO 是国际级标准,有较强的权威性和通用性。但深入各行各业中的话,就需要更精细、具体的标准。所以在实际中,不同的行业特性对应着不同的标准。金融行业的标准制定除了通用标准外更多还要关注合规方面,而工业链标准关注的点也会有自己的行业特色。

“标准制定是一个长期的工作,一个标准大概需要起草一到三年的时间。所以标准的出台,一般是略延后于创新技术的早期节奏,然后再指导规范后续长期的发展。”张开翔表示。

微众银行从 2016 年开始参与工信部标准院的标准建设工作,除了 7 项已发布的团体标准,还有金融行业标准、深圳地方标准等。除此之外,人行、金融协会、互金协会也都在做这方面的工作,有越来越多的企业与机构参与到标准建设中。“我相信这是个分久必合的过程,大家会找到技术上的共识。“张开翔说到。

《年前大火的联盟链 现在发展得怎么样了?,实战讲解》

微众银行参与建设的相关标准,来源:微众银行

联盟链如何做到可控可监管?

与公链相比,加入可信可控特性的联盟链呈现截然不同的可监管效果,张开翔介绍了两种联盟链加入监管的方式。

第一种是监管机构安装节点接入联盟链。其实监管部门加入联盟链会比较审慎,目前很多金融企业都是通过文件或网络接口等方式到监管机构报送业务数据,如果运用区块链技术,监管方就可以作为一个节点加到链上,通过同步协议导出所有数据。这些数据全程可追溯,用来做审计分析将更全面,可以达成“穿透式监管”的效果:监管方可以穿透整个业务的全流程和所有角色,对里面的所有行为进行全面监管,这对监管来说有很大的好处。

同时,监管方在做了数据分析后,监管部门还可以在区块链中做特定权限的监管操作,比如冻结某一账号、修改某一业务的规则范围,之后全网便会立即生效。监管方如果在链上设立了一个黑名单,那加入这个联盟链的所有机构都会拿到这个黑名单。这种监管方式具有全网一致性和事务性,且不能否认、不能抗拒,是一种很有意义的监管模式。

第二种是监管部门直接将联盟链当作监管工具。这方面的应用很多,比如,司法“仲裁链”可以为介入的司法机构提供存证合同、存证数据等,整个过程没有篡改,并且可以追溯。

联盟链如何才能持续发展?

“就区块链应用来说,已经不存在太大的技术问题。”张开翔表示,但联盟链要获得长足发展还是要面对很多挑战。而且现在大众对区块链的认知参差不齐,尚未达到能够对等地建设和运作区块链的程度。目前离大家普遍认可区块链、并且愿意把业务放到区块链中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期间还需要解决创新业务是否合规等各种问题。

对于联盟链的未来,张开翔表示,唱衰或者是极致的歌颂都不恰当,需要一个合适的度。将来一段时间里,联盟链需要与更多与实体经济结合,与服务一起落地。

未来,联盟链能够普遍落地有两大前提。首先是数字化。如果万物没有可靠的数字化,也就没办法上链或上链意义不大,这个可能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随着物联网、通信以及相应的法律法规都有一定发展之后,才能跟区块链深度结合,进行实物映射、物资溯源、物流跟踪等。

其次就是实体经济。历史上,数字支付与实体经济结合让电商飞速发展,现在区块链跟实体经济的结合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场景很多,包括且不限于生产管理、民生、公益、资产发行和交易等。实体经济如果与公链结合可能导致信息不受控的传播,涉及到隐私、性能、法律等问题。“无论是从业务还是技术上,我都更看好联盟链和实体经济的组合。”张开翔说道。

如今,社会分工越来越精细,各行各业都有与其他行业互补的优势,因此一个商业场景很难由一个机构单方去完成,即使这个机构是个“巨头”。所以这时会诞生“分布式商业”。分布式商业一定是趋势,而且这里面不仅会用到区块链技术,还要重视和物联网、AI 等其他很多技术的有机结合。

嘉宾介绍:

张开翔,微众银行区块链首席架构师,曾在腾讯工作多年,在分布式系统、网络安全、海量服务等技术领域有丰富的经验。目前致力于区块链底层平台建设、基于区块链的应用落地以及推动区块链生态圈的建立。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