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的“群山”,加密货币的东进之路

最近的货币,涨跌不定,徐星被捕,华尔街唱多…

在消除了“暴富”梦想的魔幻外衣之后,比特币已经在过去三年间走出了两万美元的神坛。

数据显示,比特币在15900美元的短期高点上,创下了2018年1月以来的新高。十月底,比特币再次站上了13000美元的关口,回到了15000美元之上,这是一个长期不变的突破,其背后的推动力最初来自大洋彼岸的一张公告。
《比特币的“群山”,加密货币的东进之路》

全球支付公司PayPal宣布加入加密货币市场,用户可以通过PayPal平台购买、出售和持有加密货币,例如比特币(BTC)、以太坊(ETH)、比特币现金(BCH)和莱特币(LTC)。

建立一个交易平台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用户也可以通过这些虚拟货币在网上购物。

保罗·帕尔仅仅打开了一个小闸口,却震动了整个货币圈。

比特币”破局”

PayPal破局是货币圈狂热的根源。

这并不是新鲜事,PayPal也并非唯一一家专注于比特币交易平台的支付平台。

另一家名叫Square的美国移动支付巨头Square日前宣布,它已经购买了总额为5000万美元的大约4709个比特币。此前,TwitterCEO创立了支付公司CashApp,其旗下的支付应用CashApp已经赚得盆满钵满。

CashApp是美国版的“支付宝”,它提供的服务包括比特币的买卖、持有和销售。Square上半年的营收为33.05亿美元,其中11.82亿美元来自比特币,同比增长了518.8%,而去年同期的8.9%则增长到了35.8%。

由于比特币的投机属性,该交易平台目前共有13家上市公司持有约69亿美元比特币,其中12家投资公司实现盈利。特别是今年疫情爆发以来,比特币投资成为不少投资者重新追捧的避险资产,他们用来对冲通胀风险。
《比特币的“群山”,加密货币的东进之路》

这件事本来可以告一段落,但PayPal让一些主流货币,包括比特币,都能有一定的流通价值——让顾客在自己的网上商店购买加密货币。

为何PayPal能够创新?

PayPal有大量用户,这些账户数据就是“财富”。到2020年二季度,PayPal在世界范围内拥有3.46亿用户,这意味着货币圈将有更多的用户首次“触币”,币市有望借此扩大规模。

PayPal也支持25种国际主流货币,如美元、日元和欧元,它们在全球跨境电子商务第三方结算和支付平台中占有不小的市场份额,这将为加密货币走向跨境支付提供新的想象基础,而非中心化数字货币具有明显优势。

 

成本优势Vs监管担忧。

目前跨境支付有两个“入口”,第一个入口是各国本国货币的跨境结算系统,例如美国的美元跨境结算系统,中国的人民币跨境结算系统,还有第二个入口是各国共享的国际电传系统,只有当SWIFT与各国跨境结算系统连接时,才能实现跨境支付。

繁复的结算流程,电汇一般2-3个工作日到帐,除手续费外还收取电报费,费时费力,成了这套系统的“槽点”。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加密货币是一种新的点对点支付方式,它具有更高的安全性,可以绕开银行支付的高延迟和高成本,与跨境支付的匹配性更强,资金划拨和支付只需要支付很少的费用,并可能为商家和客户节省手续费。

《比特币的“群山”,加密货币的东进之路》

使用加密货币支付,最大的受益者是企业,但美国政府对此一直保持谨慎。

联邦储备委员会首先担心。Bowell坦言他并不急于推出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原因很简单,偷窃和欺诈等风险暂时无法估计。数码货币的私密性、技术的复杂性以及容易跨境支付,如果监管不力,就会给跨境洗钱和恐怖主义犯罪提供机会,而且风险很难识别,后果也难以预测。

facebook的Libra数字货币计划触动了美国当局敏感的监管神经,但PayPal,Visa借记卡却是美国政府推动数字货币的典范。Coinbase将于明年初在美国推出Visa借记卡,支持9种常用货币,用户可以直接将加密货币转换成美元,然后通过ATM取款并完成购物。
《比特币的“群山”,加密货币的东进之路》

PayPal的主要目标是“让它的网络为各国央行和企业开发新的数字货币做好准备”,也许这就是为什么PayPal允许一些货币以某种形式流通,如比特币,但不受监管限制。

不要强行推出新的货币,让国内企业走在现有加密货币的前面,做一些短期的延展,毕竟,对于“发币”的问题,美国政府是很谨慎的。

“村村通”价值

尽管路径不同,“央妈”和美联储的态度却不同。

自2014年起,中国央行就开始准备发行起源于比特币、并加速于Libra的数字货币(DC/EP)。比特币价值主要建立在“社区共识”(POW共识机制)之上,价值不稳定。而且Libra锚定了法币,这和国家信用的支撑,俨然成了“数字美元企业版”,FED和中央银行的警觉。

当然,这也加快了“央妈”数字货币的进程,毕竟美元属于强势法币,对官方数字美元的需求不大。

当日本还在纠结数字货币的过程,当美国担心威胁到国家安全时,中国已经开始真正实施数字货币了。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的实施方案》的发布,标志着数字货币的落地。

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有国家信用,以人民币为锚的DCEP将与电子支付结合,部分替代现金,简言之,央行数字货币就是数字现金。

和许多发达国家热衷于信用卡支付不同,中国的在线支付发展得更快,这是DCEP首先产生和推广的土壤。另一方面,中国支付方式直接实现了弯道超车。

支付宝,微信做到了人手必备,村村通,这为数字货币的推广奠定了基础。

据Statista的统计,2017年,以支付宝和微信为代表的中国电子钱包支付占了所有支付方式的49%,而以PayPal为首的电子钱包只占了15%的市场份额,信用卡占了30%,排名第一。
《比特币的“群山”,加密货币的东进之路》

数码货币在本地银行账户中是钱,而在线支付账户是与其银行卡中的钱相关联的记账账户。

不同之处在于数字货币直接与银行对接,效率更高,而且作为公共产品不需要手续费,而在线支付机构则需要清算,收取手续费。很明显,数字货币无论对公还是对私,都可以节省时间成本和节省手续费。

而且中央银行还可以直接监控每笔资金的流向,更好地调控货币政策。

在最后支付环节,数字货币与支付宝、微信等相同,都是扫码支付。更方便的是,中央银行采用了“双离线”技术,这样可以在收付双方都不在线的情况下完成付款。

数码货币能取代支付宝,微信吗?

据今年二季度统计,支付宝和财付通(包括微信支付)合计占据了超过94%的市场份额,而这正是此类在线支付工具——账户——最大的价值所在。

在这种“错位”的竞争中,现有的支付模式不会在短期内受到冲击,数字货币目前与第三方支付是相辅相成的,数字货币的发展依赖于目前此类支付软件的账户,而第三方账户也可能成为一种纯支付工具。从长远来看,DCEP可能不仅包括零售支付,未来还将大力推动商业跨境支付。

现在,数字人民币系统还没有正式推出的时间表,DCEP的全面落地还有技术门槛。

一是发挥分销商作用的商业银行并不完全拥有完善的IT系统,这要求它们提高其安全存储和有效执行的技术安全能力;二是尽管数字人民币已走在世界前列,但仍存在暂无可借鉴的成熟监管经验和成功落地案例。

试验,才刚刚开始。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